当前位置:主页 > 2019正版金明世家 > 大生意人2谋势

大生意人2谋势

上传时间:2019-08-28

  曾是流犯的古平原在常四老爹的帮助下,从关外逃回了关内,为报恩,他带领驼队勇闯黑水沼,智斗王爷府的人,终于九死一生凯旋而归,却不想又一头栽进仇家王天贵的圈套里……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这天古平原正在无边寺的后门指挥伙计收当,忽然来了一个貌不惊人的细高个,绕过收当的朝奉和伙计,直奔古平原而来。“请问是古朝奉么?”这人说话的声音又细又尖。 copyright dedecms

  “借一步说话。”那人神态诡秘,将古平原叫到僻静处,“古朝奉,我有九大箱金银珠宝想来当,但是送到这儿不方便,而且白天也不方便,想等晚上。您派人把箱子挑到店里,这边只有我一个人,至于当铺方面,除了收当的朝奉之外,留一两个伙计也就够了,人多了不方便。”

copyright dedecms

  他连说三个“不方便”,古平原不由得上下打量了他几眼。就见这人衣着虽然整齐,但是眼里却露出些许奸诈之色,不像什么良善之辈。古平原心中有了提防,一指后面的僧舍,“那里就是太平库的库房,不分日夜有当铺伙计和寺里僧人看守。你有什么宝贝,尽可到这儿来当,一定安全。交警怀抱婴儿指挥交通 获抖音百万点赞,”这人古里古怪地一笑:“不是怕不安全,而是这里人多眼杂,再说我要当的是君子之财,放在佛寺里总有点……嘿嘿。” 本文来自织梦

  “君子之财?”古平原心念一转,便已了然,这君子自然是指的“梁上君子”。原来是当贼赃! 织梦好,好织梦

  “不当!”古平原想了想毕竟上门是主顾,自己也不能太冷口冷面,于是解释了一句,“若是被官府追查起来,我们吃罪不起。” 本文来自织梦

  第二天,古平原还未起床,就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大喊大叫。他一轱辘身爬起来,往外就走,迎面正撞上金虎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“是祥云当早起来上铺的伙计,见大门虚掩着,进去一看,发现铺子里出大事儿了。” 本文来自织梦

  古平原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街上,这时候祥云当的大门已经大敞开,谁都瞧得是清清楚楚。就见李钦和胡朝奉以及两个伙计被剥得赤条条的,如同捆光猪一般被捆翻在柜台前的水磨青砖上,嘴里面还堵着几块脏抹布,正在呜呜直叫。 本文来自织梦

  门外面站着一个手足无措的伙计,正在扯住一人叫着:“快、快点去县衙报捕快,铺子里遭贼了。” 内容来自dedecms

  这条街上本就热闹,这一嚷嚷开,一传十,十传百,眼见平素衣着光鲜、目中无人的当铺财东、朝奉,眼下身无寸缕地捆在自家铺子里,这个热闹谁不要看?祥云当前面顿时挤满了人,就有那好事的人问伙计:“这怎么回事儿啊,当铺是有名的防贼严,天黑上铁门闩,除非失火不开门,怎么就被贼进了去?再说铺子里值夜看库的伙计,也不该只有这两个啊?”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那伙计手脚抖得不行,声音都发了颤:“我怎么知道!昨天李东家和胡朝奉接了一个细高个的主顾,然后就命我们从城外抬进了九口大箱子,之后只留了两个伙计,让其余伙计都下工回了家。我看得清清楚楚,关门时细高个还在铺子里。”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,古平原可是一下子就明白了个八九不离十。想必是那伙子强盗,诱骗自己不成,可是“贼不走空”,就把主意打到了祥云当身上。至于李钦,这些日子生意赔得惨了,对那九口大箱子里的“金银珠宝”自然是垂涎,贪念一动,也不管什么贼赃不贼赃,便陷入了人家设好的圈套中,那九口大箱子里面必定装的都是一个个手拿钢刀的强盗,铺门一关就掀箱而出,李钦能保住一条命,也算是万幸了。 dedecms.com

  他见那伙计乱了章法,只顾与人解说昨日之事,又见李钦蹬手蹬脚在地上死命挣扎,那副狼狈相尽数落入众人眼中。古平原虽然恨极了李钦,却不想让他丢了生意人的脸,于是上前拍了拍那伙计的肩膀。“你该先把柜上人的绳索解开,就这么敞天晾着,难道说是唱大戏不成。” 内容来自dedecms

  一语惊醒梦中人,那伙计急忙又跑回来解绳子,只是手抖心颤,绳结又紧,白忙乎半天也没解开。古平原见没人肯帮忙,摇了摇头,亲自走过去解开李钦手脚上的绳扣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李钦挣扎着就要站起身,可是捆得久了手脚发麻,刚直起身膝盖一软,“咕咚”一声又栽倒在地,恰如同对着古平原跪下一般。古平原犹豫了一下,伸手想扶一把,李钦用力把他的手一推,咬着牙站起身。 本文来自织梦

  他躺着还好,这一起身更是惹来哗然大笑,李钦脸色阵青阵白,浑身颤抖着,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。古平原心中暗叹一声,脱下身上长衫要递给他遮羞,这时忽听身后传来一声闷哼:“不必了!” copyright dedecms

  古平原回头一看,是张广发得信赶了来。他冷冷地瞥了一眼古平原,走过来伸手一拨,将古平原拿着衣服的手拨开,又将自己披着的大氅裹住李钦,轻声说:“钦少爷,咱们回去吧。” 织梦好,好织梦

  古平原看着李钦一败涂地的背影,耳边听着胡朝奉“这下全完了”的嚎哭声,心里也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。李钦是自己的仇人,但抛开个人恩怨,他也是一个生意人,古平原如今已经把做生意融入到了自己的血脉之中,看着祥云当如此下场,不免有些悲天悯人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上一篇:天然气、水电、核电、风电等清洁能源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 下一篇:演员苗圃老公是谁